我要色妹妹_我要色色_我要插_我去操_我要操_我要干_我要撸_我要射

今日导读 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设为主页
学校新闻 校园文化 教研教改 招考资讯 校际交流 学生园地 实验校友 图说实验 国 际 部
 您当前位置: 实验之窗网站 >> 学生园地频道 >> 刊物作品 >> 正文
新闻正文 阅读底色:杏仁黄  胭脂红  青草绿  浅青蓝  灰  银河白(默认色)    新闻属性:热门 推荐 

春·逝

新闻来源:团委   新闻作者:团委   责任编辑:团委   新闻录入:网络中心
字体大小: 超大          字体颜色:字体颜色     新闻阅读: 次    发布时间:2009.11.26
    诚如生命的春天,与之混合的昏暗,与之伴随的颓废。正与反之间的落差,洗涤着迟暮的余晖。  

    这不是一个突然出现于我生命中的春天,她的起源自那遥远的思念,仅仅的只是那紧紧的牵袢;在我见到春天还盛开着昙花之前,它已经是绽放着灿烂的年华,似水的萧条就这样在春的旋律中一去不返;在那无止尽生命中像风一样轮回地从我的日子里掠过。  

    当年,我很随意地在季节里穿梭,在云端中漫步,而春天虽然绚烂,繁荣,也未曾抹杀我,枯萎的心结,迷茫的思绪。淡淡的所能给予增添地,则是让我多了一份眷恋但亦未使我停留。  

    我是属于春天里的一片芬芳,尽管天赋自然,轻灵久远,但终究是春天里一闪而过的过客。 我愿化身与春天里的一缕清风,纵然无所不至,轻盈流转,但终究会融合在那绵绵无绝的春绪。正如光明破碎于黑暗中的一瞬,点缀的只是混沌未明的阴霭。  

    这个春天,仿佛漫长了许多,还没有走完,却已经经历了很多。这个春天使我感觉到惘然,感觉到悲哀。莫名的想起了决绝,当然什么决绝都没有,原因只是没有开始;天知道,湮灭后的轮回,是否烙印了诞生的基点;两道平行的海岸线,一点灰色的轨迹,最终是那风藏了的记忆。  

转眼间,厌倦了凡尘的喧哗,浮云里,终日的游荡;我将自己的心花释放,为的就只是那一低头的温柔。高昂的歌声嘹亮且激情,因为裹好的行囊标志着旅途的开始。让自己不在悲伤,时光的年轮带着我再次流浪。   
   上一篇文章:再顾柳永
   下一篇文章:假期的“战略大转移”
推荐新闻   
热门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