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色妹妹_我要色色_我要插_我去操_我要操_我要干_我要撸_我要射

官方微信 今日导读 加入收藏 设为主页
学校新闻 校园文化 教研教改 招考资讯 校际交流 学生园地 实验校友 图说实验 国 际 部
 您当前位置: 实验之窗网站 >> 学生园地频道 >> 刊物作品 >> 正文
新闻正文 阅读底色:杏仁黄  胭脂红  青草绿  浅青蓝  灰  银河白(默认色)    新闻属性:

风 川

新闻来源:学生处   新闻作者:1501禾刃   责任编辑:闻毅   新闻录入:王美佳
字体大小: 超大          字体颜色:字体颜色     新闻阅读: 次    发布时间:2014.07.10

       这是个静谧的小镇,在静谧又静谧的山谷里。
       ——我想你不明白“静谧“是什么意思。它意味着住在我山下的老头每天正午会推着他嘎吱嘎吱响的独轮车
慢悠悠地走到集市,然后推着一个南瓜,两把香菜和一颗白菜回到他的房子里。从我住在这里——我的意思是在我出生的十几年里——就只有一天不是这样。那天正午我好奇地发现老头没出来,然后走进他的屋子发现他犯了心脏病躺在地板上——从那以后的每一天,正午依然是那样的,只不过老头的步子似乎更慢了一点。这是理所当然的,就像每周六我要去我的朋友的家里吃他做的饭。“风川是哪?“我指着摊在桌上的地图问他。“风川“两个字被用朱笔深深地圈了起来。“家。“他继续切着冻肉,简单地回了一个字。“可你并不住在那。“他从出生就是我的邻居——我们是不会浪费精力做搬家那种事的。“我总梦到。“他停了刀,抬起头看我,”还有火。我还梦见火。““什么意思?““知道风川为什么叫风川么?“他又切起冻肉,“风就像奔涌的大河一样。“他狠狠地剁了一刀,把切完的肉拢到菜板的一角——刀刮菜板的声音很刺耳,留下了显眼的白色印迹。“风划过嶙峋的怪石,挤出狭缩的山口,就像猛虎在森林中咆哮一般在山岭间咆哮。“他的手飞舞着,就像握着风做的战刀,”大块的岩石崩碎。碎石就像冰雹,像流星的碎片一样呼啸着划过山谷,噼噼啪啪地在山的另一面化作尘埃。本来光滑的山体凹陷,碎裂,最后分崩离析,露出里面狰狞的花岗岩,又在风和石头的打磨下逐渐圆润。”他举起袖子擦了擦嘴,”这就是风川。“他走过去拿煮好的咖啡。
       “那火又是什么?“
       “地下有火,滚沸犹如被圈起来的烈马。脆弱的岩层禁不住炙烤,崩坏成沙砾跌进岩浆的怀里。地下的风和
水被炙烤得惧怕了,便冲出土层化作雪白的蒸汽的柱子,直直冲上去,连山也比不上他的高耸,连鸟儿也被热浪击落火中。表层的薄土沸腾着,不停冒着气泡。“他拿着咖啡壶的手连着他的嗓音不停地颤抖,他捏着拳头边说边向我靠近,直到滚烫的咖啡肆无忌惮地洒到了我的衣服上,“这就是风川。“我慌忙地向后跌去,扑倒了好几只椅子,”你要……去那种地方安家?谁……谁惹你生气了你要告诉我,我们是朋友,何必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离开山谷呢?“我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,拍拍身上的灰站起来,”我们是天生属于山谷的人,你说对吧。“
       他慢慢安静下来,拿着咖啡壶的手也不再发抖。他吧咖啡倒进桌上的杯子,又从壁橱的顶端拿下来一只古旧
的包。皮包表面的花纹全都磨损了,青铜的扣带也锈蚀不堪。“过来坐下说吧。“很努力地,我把颤颤巍巍的腿搬到凳子上。他抿了一口咖啡,”我祖父给我讲过他祖父听说的故事,是来自远方的旅行者说的。从那以后,我就总是梦见风川。“他看着我惊异的眼神,突然笑起来,”其实很久以前这里是来过旅行者的,他们也并不像我们父辈描述的是耶巫师与乞丐爷,他们有过神奇的见识,还有远方的神话。“他转头望向窗外,”在他们的神话里,有一个创世纪的年代。风川是那个时候风与火的战场。岩石被飓风击碎,又被烈火磨成尘屑。在无穷尽的战斗中风与火终于都精疲力竭,奄奄一息,他们期望有人来主持和平。他们于是找到土来调停。被灼烧粉碎的土石化成了珍稀的养料,令当地的生命繁荣昌盛,却也激发了土的贪婪。土杀死茁壮的树,拦住天空的鸟,甚至砌起围墙让风无路可逃。他疯狂地从身边的一切中汲取能量。久而久之,风与火变得愈发衰弱而土却不改贪婪。“这个荒谬而神奇的故事让我很感兴趣,”那风与火后来又是如何获得自由的?“他回过头来,”树也愤慨于土的贪婪,他把自己献祭给火,于是土的胸膛上开始燃烧。土被炙烤吓怕了,匆忙逃到山上。风此时则刮穿了他鄙陋的计谋,一举让他烟消云散。“他一口喝干手中的咖啡,”自那时起,风川就又回到了风和火的手里。“他从箱子里翻出一个牛皮纸的包裹,”我总梦见风川,你知道的。昨天我突然梦见我在火中拿到了一把变形的匕首,今天我做饭的时候从凳子上摔下来才发现,原来我一直踩的是一只箱子。“他指给我厨房角落的一只盖子破碎的箱子——就是他一直用来垫脚开橱柜的凳子。“我从箱子里发现了它。“他打开包裹,一只熔化变形的铜匕首赫然出现在我眼前。
       他走到炉台前打开锅闻了闻,拿出盘子把菜盛上桌,”今天你得自己吃饭了。“他把一袋干粮,一袋金币和
剩下的半块肉装进包里,”我要去风川。“
       “你去那里干嘛浴“我发觉他一定是真的疯了。“山顶上有宝物,就好比黄金钻石却又比它们都更珍贵的宝物。“他把地图和刀塞进包里,扣上扣带,”你
不必和我同去,你至多只能找到山顶的日出。那里只有我的宝物,无形无色无味无人察觉,但它是我的宝物,比我的生命更加贵重。
我抓起包,”我送你一程。““不必了。这注定是我一个人的旅程。““什么时候回来?““不会了。“他突然对我绽开一个微笑,”不会回来了。“他打开门,夕照给他披上骑士的战袍,“你知道
的,我经常梦见它。那里是我的家。

   上一篇文章:文韬武略 妙算无双
   下一篇文章:梦 呓
推荐新闻   
热门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