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色妹妹_我要色色_我要插_我去操_我要操_我要干_我要撸_我要射

官方微信 今日导读 加入收藏 设为主页
学校新闻 校园文化 教研教改 招考资讯 校际交流 学生园地 实验校友 图说实验 国 际 部
 您当前位置: 实验之窗网站 >> 学生园地频道 >> 刊物作品 >> 正文
新闻正文 阅读底色:杏仁黄  胭脂红  青草绿  浅青蓝  灰  银河白(默认色)    新闻属性:热门 

阑珊

新闻来源:学生处   新闻作者:学生处   责任编辑:闻毅   新闻录入:王美佳
字体大小: 超大          字体颜色:字体颜色     新闻阅读: 次    发布时间:2014.01.08
       今夜的月亮好可怕。低垂着,昏黄的颜色。窗外越暗,窗内的灯光越明亮,窗也就越发失去了透明的样子,变得像一面镜子了。屋内有一个自己,屋外也有一个自己,遥相对视,一边灯光刺眼,一边灯火阑珊。恍然如隔世。
       “阑珊”,于是想起了稼轩的词: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、灯火阑珊处。分割喧嚣与冷清的界限,在元夜那天,是可以寻到的么?
       这种感觉似曾相识。
       除夕夜里独自站在风中,听礼花炸开的声响,向它垂下的流焰行长久的注目礼。直到耳膜鼓胀,眼睛酸痛得想要流泪,那种孤寂感却久久不能散去。一年中也只有那么一次。
在春天的角落里,独自生长的一朵花。即便是在纷乱的花丛中,百花热闹相聚,它也无法融入其中。它不够美丽吗?不是的。它不够蓬勃吗?不是的,不是这样的。可是就是没办法,这世界真是古怪。
       城市的夜晚望不到很远,只缓缓摇曳着一片光影。教室的窗比家里的大很多,也一样可以做镜子。从那里小心地窥视别人,不会被发现。然而整个教室中只有自己向对面望过去的时候,“镜子”里好像只有了自己的面孔。后面的那些都是背景。那只是尘世中的歌舞场,那些欢乐,是我所触碰不到的。
绝世欢喜而又绝世孤寂,那究竟是镜花水月还是永恒?
       头痛的时候,看看窗外,然后把视线拉近一点,看到对面的自己。我常常想,那里是不是可以投射灵魂呢。好像背景淡去,只是自己和灵魂孤独地对视。灵魂的样子,是不是就像那个浅浅薄薄的身影一样呢?在灯火阑珊的地方。
       也许,分隔喧嚣与冷清的界限,没必要找到吧。
      “东风夜放花千树,更吹落、星如雨。宝马雕车香满路,凤箫声动,玉壶光转,一夜鱼龙舞。
       蛾儿雪柳黄金缕,笑语盈盈暗香去。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、灯火阑珊处。”
   上一篇文章:有你在侧,此生安好
   下一篇文章:留白的记忆
推荐新闻   
热门新闻